Tayatay

难产。

就不重复tag了。
这是图片版,防石墨。
评论有微博链接,仍然图片预警。

【佣杰】缠斗(剧情+R18+ABO/双A)

   
   
    
评论有惊喜。
  
大嘎好,我来交党费了!
真的不会开车,请多海涵´⌒`
  
*ooc慎入
*私设一堆慎入
*Deadline爆肝
*ABO世界观
【高亮】
佣杰双A设定
佣杰双A设定
佣杰双A设定
不喜勿入!!!
  
  
    
  
玫瑰?
  
奈布·萨贝达——英勇的前雇佣兵,正惊疑嫌恶地瞪着那个来自英国的血腥绅士。
  
——该死的英国佬,越界来求生者的长桌做什么……卖着虚伪的皮囊骚扰柔弱的女士,不愧是所谓的“绅士做派”。
  
远处不曾摘下面具的“神秘人”,正谦卑地半弓着腰——或许用雇佣兵先生的话来说——“腆着一副惺惺作态样子”向机械师特蕾西·列兹尼克小姐询问着什么。
   
空气里的花香越来越浓,深深威胁着这个唯一在场的Alpha,奈布·萨贝达皱起眉,克制自己好胜的第二性别本能。
   
——搔首弄姿的孔雀精。
  
没什么多余知识储备的年轻佣兵,只能将这弥漫在空气中的玫瑰香,与动物园开屏的雄性孔雀相提并论,殊不知在其他Omega小姐们的眼里,他那自以为深藏不露、却人尽皆闻的薄荷味信息素,就如同与孔雀绅士争奇斗艳的另一只交配期孔雀。
  
杰克先生当然也感受到了这位浑身上下透露着“莽撞粗鄙”的“乡里人”的敌意,他不动声色地用信息素压制那令人厌恶的刺激又冰凉的味道,一边秉持着绅士风度等待特蕾西小姐的回复。
  
幸而特蕾西小姐是个认真严谨的Beta,免受这场荒唐战斗的影响,她抬起头看着这位修长的男士,用一种近乎不可否决的语气,下达了最后的通牒:
“我敢肯定奈布有修复您武器的材料——或许是他什么时候在战场上捡到的,您不妨找他借用。”
  
末了又波澜不惊地添上一句:
“他就在那儿呢,先生——我帮您叫他过来。”
  
雇佣兵正奋力与玫瑰抗争,没想到当事人竟有事找他——最好是让我知道他处于什么麻烦,这样我就彻底畅快了。正义自居的萨贝达先生难得如此恶毒地想着。
  
“哈……爪子坏了?”
  
杰克难得沉默片刻,看着了解过前因后果的乡下人不分场合地公然大笑,以一种带着威胁的语气出声发问:“有什么可笑的吗,萨贝达先生。”
  
“什么也没有。”
  
奈布·萨贝达挑着眉,百年一见地狡黠一笑,伸出一只手,在比他高十几公分的英国人面前比划。
  
“十位数?”英国人显然不屑于这种贪心的小伎俩——这笔钱足够这个穷士兵过完这辈子下辈子了。
  
“不,是赌一场游戏的胜利。——当然,公平起见,我不与任何人联合,独自破译两台密码机并找到地窖,而你,就用这个不灵活的爪子参与比赛。最终奖惩就是,你赢了,武器材料无限供应,反之,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  
或许是因为还有小姐在场,杰克没有当即转身离开,佣兵头脑里的构造有够简单,如此无聊又浪费时间的提议,实在没什么存在的必要。
  
“萨贝达,我不会——”
  
“还是说,你是怕了,懦弱的伦敦狗?亦或者,你们英国佬都是这种傲慢得脸面朝天,只懂得支使人做事的所谓‘上等渣滓’?”
  
“奈布·萨贝达,我劝你最好闭嘴。”
   
“绅士先生,不得不说,你真是个假惺惺得令人作呕的瓢虫,竟然妄想欺骗女士来获得目的——”
  
破空声凭空袭来,尖锐的金属贴着雇佣兵细长的脖子留下两道划痕。
  
“我同意了,萨贝达先生。”
  
 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
   
——根本不必刻意去找,那个气焰嚣张的年轻人总不知道收敛自己的信息素。
   
杰克掏出手帕擦了擦金属利刃,不紧不慢地哼着小调,朝那个暴露位置的密码机走去。
  
雇佣兵磕磕绊绊地敲打着那台快要报废的电机,一知半懂迷茫朦胧的状态实在不太适合他这种一针见血的粗暴方式,他甚至好几次触动了电火花。不多时,奈布便大汗淋漓,而与此同时同时,黏腻粘附在身上的连帽衫下,心跳越来越快,随着红光一闪而过,雇佣兵几乎是在瞬间便做出判断以及应对的准备。
  
——来了?
  
良好的军人素养让他轻巧避开了比平时迟钝许多的利爪,敏捷而迅速,犹如潜伏的猎豹。末了甚至还故意在对手面前晃上两圈,挑衅杰克所剩无几的理智。
  
红白相间的兜帽衫分外显眼,但他的敌人先生的苦恼却也在于此——即使如此不懂遮掩的走位,他竟也完全拿捏不准佣兵的行踪。杰克一边耐着性子追着脚印,一边将自己隐匿在大雾弥漫的医院周围。
  
奈布千辛万苦排除万难修好两台电机之后,杰克的红光又出现在了附近。奈布刻意撑着窗台,弄出巨大声响,吸引那位血腥绅士,而效果也十分显著,心跳声不出所料的加快,当金色的衣角出现在窗前的时候,雇佣兵狂妄地笑了:“我赢了。”
  
“为时过早,萨贝达先生——你还没找到地窖。”
  
杰克冷漠嘲讽的声音响起,并趁着这位雇佣兵得意忘形的时候给了他一记重击。
   
空气里充满了血腥味和愈发浓烈的薄荷味,杰克差点儿被另一位Alpha的信息素味道扰乱了心神;奈布也不好受,皮肤被利刃深深划破——他从未想过竟在最后关头受伤。
  
情况似乎变得不再那么不可逆转了,奈布尽力朝着迷雾奔跑,试图让头顶盘旋的乌鸦不被发现。
  
杰克此时心情正好,又露出那副坦率佣兵所厌恶的傲慢虚伪的模样,而这位英国人却毫不在意他的敌人越来越猛烈的敌意,甚至轻声哼起了小调。
   
“我劝你最好投降,奈布。”杰克愉快得甚至叫出了对方的名字,而不是姓氏冠以先生这样生疏的称呼,很显然,奈布·萨贝达最后的犯蠢成功取悦了他——他已经开始想象雇佣兵被送回庄园的狼狈模样了。
   
乌鸦悲哀的咏叹调为沉闷的钟声奏响和旋,心跳速度逐渐舒缓,奈布草率地包扎了受伤的肩膀,踉踉跄跄地奔走,迷雾更加浓稠,几乎使他辨不清楚方向。
 
钟声还在嗡鸣,这场游戏却要结束了。
  
心跳再一次加剧的时候,他靠在废墟里的残垣上,仰着头无可奈何地对只隐隐显出轮廓的杰克开口:“你赢了,虚伪绅士。”
  
杰克抬手挥动已经快要彻底归为废铁的利爪,朝着略显虚弱却仍精神的雇佣兵使出最后一击,随着刀刃脱离指尖、碰撞地板的清脆声,雇佣兵像子弹一样弹射出去,撞在另一处废墟中。
   
杰克惋惜地看了一眼彻底脱落的利刃,朝着倒在一边的奈布走去。
  
地窖却在这时候映入眼帘。
  
佣兵拍拍双手从泥灰中爬起来,带上胜
利者的笑容,故作滑稽地学着监管者平日的模样,朝着他鞠了一躬。
   
“不好意思,我还没有认输的打算,杰克。”
     
两人上方的乌鸦发出一声厉叫,钟与哀鸣的曲调这才进入高潮。

“黑夜无论怎样悠长,白昼总会到来。”

我居然不如一只蛙?(一发完)

我居然不如一只蛙?(一发完)
    
    
*短打,cp向mk
*人物属于原著,ooc属于我
    
   
“Kit,怎么在沙发上睡着了?”
    
   
开门便是躺在沙发上睡得毫无防备的小学长。
    
    
白皙的脸染得通红,嘴角微抿,窝出两个圆圆的坑。整个身体缩成一团,蜷在沙发一角,小腿屈在身前,睡相如一只晒得舒服的猫。
    
    
似乎听见锁孔钥匙碰撞的声音,眼睫微颤,Kit逐渐转醒,睁眼就看到一个大高个儿轻手轻脚地换好鞋,将睡眼惺忪的自己抱个满怀。
    
    
即使连续一周加班的疲惫也无法阻止与恋人厮磨亲吻。这么晚了p Kit还等我回家,Ming一边抵住Kit微张的嘴唇,一边美滋滋地想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
刚准备补偿一周所欠的法式长吻,却被Kit一手推开,Ming以为是学长惯用套路,立刻换上一副平日里委屈巴拉的模样,没想到Kit越过面前饥渴得快要化形摇尾巴的Ming,一把抓过茶几上的手机。
     
    
“Ming你干嘛,别挡着,我要收草了。”
Ming:??
    
    
探头过去一看,居然是那个Twi上疯传的日本游戏,只见Kit在屏幕上戳了两下,便一脸幸福地倒在沙发靠枕上。
    
    
“儿子啊儿子!怎么还带这么多特产,真是太乖了,爸爸给你买最喜欢的乳蛋饼!”
Ming:??喜当爹??
     
    
Kit嗷嗷叫了好一会儿,总算发现一边满脸疑惑的Ming,骄傲地给这个忙的屁股不沾凳的原始人展示屏幕上的画面——一只蛙蹲在凳子上削木头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
“看!可爱吧,这是我儿子。来儿子,给你认认,这是你妈。”
Ming总算明白了,学长这是在体验带孩子(?)的乐趣…但是这蛙也太耽误人了!他试图把Kit的注意力从青蛙转移回自己身上,却被一次又一次拍开。
“Kitty…”“别烦我,我在招待发福蝶。”“p Kit…”“手拿开,我要抽奖!今天一定出青玉。”“Kit…”“我警告你MingKwan,再妨碍我你就别想进房间。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
一时间,小小的Ming心里胀满了委屈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
人不如蛙。
难受的心情开始发酵,酸酸地冲上头颅,Ming盯着专注戳屏幕的学长,整颗心都溢着抱住他的冲动,又不想扰他兴致,更不想承认吃了游戏的醋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
Ming坐着发了好一会儿呆,思绪里全是和青蛙的斗争,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颗毛绒绒的脑袋蹭进他的怀里,一双微翘的眼睛似闭未闭,小学长轻轻吸了吸鼻子,靠在Ming的肩膀上喷着热气。
    
     
“…Ming…很晚了,去睡吧。”
“学长不看蛙了吗?”
Ming攥着手指还是问了。
“不了,它放在那儿也不会跑…快抱我去睡觉!困死我了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
低头只能勉强看到Kit通红的耳尖,Ming后知后觉地紧紧搂住爱人,一扫被蛙夺爱的郁闷,喜滋滋地托着Kit钻进了被子。
交换一个期待已久的长吻后,Ming仰倒在床上,后脑勺沾到枕头的刹那,工作疲劳一齐涌来,朦朦胧胧地圈住小学长,坠入了有Kit存在的甜甜的梦。
     
    
待Ming的呼吸平稳以后,Kit摸了摸校之月先生眼下那片青色,悄悄地凑上去用嘴碰碰他好看的唇,点开手机翻出青蛙,指着Ming过分帅气的眉眼,像是在炫耀什么珍宝:
     
    
“儿子,你妈是不是特别特别好看。”

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作者的话:
  
蛙:呸。
  
不知道怎么就是越写越奇怪…
可能以后会改一改吧。
ps.考前顶风作案真是刺激。

三只摸来摸去真是太可爱了!
后方少爷表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

“星月皎洁,明河在天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致我最爱的月
  
    
连夜补完深圳fm,看着泪水止不住的胖胖,我忍不住想起了我们的初遇。
六个傻孩子从陌生到相识,从相识到熟知,经历了喜怒哀乐,跨过了困难,从万千星光中脱颖。
有过下蛋舞,有过“麻辣好麻”,有过“听不懂”…他们在荧幕前散发最耀眼的光芒,我们在世界各地追逐璀璨夺目的星河月光。
   
   
拔是我第一个认识的小可爱,无论是剧里的农药,还是剧外长不大的小朋友,从哪方面看,他都真的很厉害啊!年纪轻轻就不断磨练演技、排练舞蹈,甚至为了拍戏暴瘦……他不光是个迷人的团宠小弟弟,更是值得学习的p'det啊。
神是我一眼就倾心的小哥哥,不仅是外型上的魅力,还有他对fans那颗最真挚的心:不擅长跳舞唱歌,却尽力练习,将最好的一面留给我们;认认真真地把爱猫作成漂亮的画送给饭……真的真的非常用心,这也是我追逐他们的最大原因吧。
金不光是我们的开心果,还是一个温柔的大哥哥啊,他照顾着其他几个弟弟,带着他们向我们展现全世界最棒的M6,不管是月亮MingKwan还是帅气又可爱的Kim,他带给我们的都是最值得珍惜的回忆,麻辣真的好麻!
老爷给我的第一感受是稳重沉默,逐月之路上我猛然看清了,他不是沉默呀,他的爱意都写在心里,掌心,嘴角,眼神里啊!他是最深情最可靠的哥哥,他一定在胸膛里分出两块位置,一个地方藏着五个弟弟,一个地方放着我们……巧克力学长永远是最醇香最深情的学长!
糖真真是个漂亮又英气的男孩子啊,虽然看上去闹闹腾腾,但是也是大哥哥呀!他真的超级会照顾其他人的情绪,不论是对哥哥弟弟还是粉丝,他都用行动证明了,我们胡光平不仅是甜甜的小糖豆,更是暖暖的、可爱的迪哥哥。
龙是我最想最想藏起来夸的弟弟,他真的很棒,不仅是奶味十足乖小孩,也是偶尔搞怪的幼稚鬼,还是我们最酷帅的校之月啊!KitKat到三龙宝宝,相识相知的这几个月里,我们见证了他与哥哥弟弟们共同成长,从一个羞涩的小可爱,逐渐成为了能够在舞台上游刃有余的龙哥啊!他一定和其他五只一样,有着坦途光明的前途。
   
   
超爱他们,平生最大的遗憾就是生活在举办fm的城市,却因为学业繁忙没能参与,很想亲临现场,和小姐姐小哥哥们一同为他们应援,真的很可惜,但是我会带着对他们的爱和支持,努力在学业上取得进步,追逐他们的脚步。
曾一度陷入迷茫和低沉,却因为有了M6而重新燃起希望,他们真真是一道光,一道指引我前进的光,一道我一生追逐的光。
   
  
逐月之月,永不毕业。
我爱的人是最明朗的月亮。
    
   
1,2,3,4,5
I love you.

The First Snow

The First Snow
Tayatay
   
    
· 严重警告,cp向Pring x Gukgai,雷者慎入
· 科普:Pring是大二校之星,Gukgai是大一喜欢Pha的学妹
· 人物属于原著,ooc,ooc,ooc属于我
   
   
   
白嫩透红的双颊上是一双带着风情的眼睛。
眼尾微微上挑,睫毛卷翘,半遮半掩着琥珀色的虹膜,整个瞳仁在阳光下显得晶莹剔透,是一副男孩子们看了会心动的模样。
   
Gukgai忍不住地升起一股酸意,她咬牙切齿地盯着人群中仿佛在发光的Pring,嫉妒几乎要挤满她一整颗心。
     
    
Pring好像天生就带着一种魅力,从高中起,所到之处必然犹如龙卷风侵袭,摧枯拉朽,硬生生打折了90%女孩子的歪念头,而Gukgai却恰好是那10%。
   
她永远不信,不信所有男孩都只会看向Pring,16岁的Gukgai这样想,这样关注着Pring,她甚至在接下来的生活中摸清了Pring所有的穿搭,所有的妆容,甚至模仿了她的衣品。
   
Pring,就像Gukgai在某次旅游中,所遇到的人生第一场雪,惊艳,却突如其来,却冰冷刺骨。
   
   
同学院的女孩子都评价Pha和Pring非常登对,但是Pha学长明确地和Pring保持着一定距离,看似亲密却止步于友谊——因此最令Gukgai骄傲的,是Pha学长在外府帮助她搬沙发的这个插曲,即使并没有发生什么,但是足以让她从Pring那儿得到一丝胜利的快感。
   
然而,即使这般,Pring也从来都不知道她有这样一个竞争对手,她的眼底从来都不存在和她世界平行的人与事。
   
Gukgai恨她把自己当做高岭之花,总隐隐约约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闷气堵塞在胸口。
   
   
酒吧里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Pring身边,他们的脸上带着痴狂的迷恋,其中甚至有几个五十岁的中年男人,猥琐的表情实在让人恶寒。Gukgai心里的酸味越来越重,那感觉既呛鼻又令人作呕。她盯着被人一杯接一杯灌酒的Pring,胸口像下着大雪,情绪却像是点着了火,她重重地把面前的酒往吧台上一拍,起身冲进了人群。
   
这一刻真的很难熬。
    
所有人把目光聚集在突如其来的Gukgai身上,她用蛮力扯着Pring的手臂,把她架在臂弯里。周围人开始嗡嗡作响,全是下流的粗话。Gukgai心知肚明,她的举动断了所有心怀鬼胎的人的计划,她努力撑着软成烂泥的Pring,解释的声音都带着颤抖“我是同宿舍的学妹,学校有门禁,必须马上回去”,接着头也不回地奔向回学校的路。
  
  
照顾喝醉的人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。
   
Gukgai拖着Pring,感觉自己流了一吨汗,T恤黏黏腻腻地粘在身上,恨不得立刻冲回宿舍洗澡,可是坏事成双,钱包被她丢在了吧台上,而Pring醉得不省人事,若不是自己把她抬出来,可能骨头都要不剩,就更不用指望她了。
    
离学校还有一段距离,Gukgai喘着气把Pring往上抬了抬,又忍不住开始自我埋怨,到底是为什么要遭这个罪,明明可以不管她,明明可以装作看不见,明明可以脱离她活得自在一些……
   
“Gukgai……?”
    
Pring抬起头迷茫地哼一声,Gukgai愣了片刻,嘴角的笑意掩饰不住,赶紧低下头继续赶路。
   
“原来学姐认识我吗?”
“Gukgai…?去哪……”
“回宿舍。”
   
Pring根本说不出完整的一句话,但是Gukgai却听懂了,她偏过头看着醉的鼻尖都变得通红的Pring,心里的那一点弯弯绕绕的酸意奇迹般消失了,她动了动酸痛的手,撑着她一步一步走上宿舍楼梯。
   
“Gukgai…Gukgai……”
“嗯…?”
   
钥匙碰撞锁孔发出清脆的响声,Gukgai把Pring抬进卧室,鼻息交换的瞬间,她瞥到Pring微阖的双眼,看到她精致的鼻梁,听到她呢喃轻语,又像是亲临人生的第一场大雪,虽然相当寒冷,但是留下来的仍然是数不尽的兴奋与惊喜。
  
  
真的太冰了,又太让人着迷了。
   
Gukgai安顿好Pring后,深深看着她,心头重担减轻,犹如解决了一个超级难题。
   
转过身却添了新的苦笑,毕竟学姐万众瞩目,虽然自己被看见了,但依然是隔着千万里的一条平行线,依然是大雪里被盖住的一颗草,漫天雪白中,根本微不足道。
     
Gukgai自嘲地笑笑,决定悄无声息地消失——无论什么意义上的,毕竟她是平行线,双方人生永远不会重合,她应该在这时候离开了。
 
  
耳边却喷洒了一股带着酒精气味的热气。
“我们相交了。”
   
   
作者有话:
刚好这边下了今年的初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