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yatay

难产。

年华宝宝好可爱鸭

今天年伪也甜甜的啊!
 
年华宝宝又悄摸摸地看虚伪宝宝直播呀,可惜没赶上点歌,这个魔鬼还想听钢铁喵哈哈哈哈哈
  
年伐还放出重大石锤,三百斤主播凌晨两点吃宵夜!
大晚上两个大可爱都不睡觉,是想都秃顶嘛!
    

虚伪是什么做成的

游戏-逃出生天
文森特-虚伪
利奥-微笑
地点-决战天台
剧情进度-文森特将死

文森特抬起手把信递给利奥。
微笑:娃娃亲嘛?
虚伪:…不亲!

明明是这么虐的剧情!!你俩不要瞎配音啊!!

图-曾经晾着两边直播间一起上厕所的美好时光。

“我看到他的第一眼,就不想死了。”

【杰裘】Dangerous(车+ooc警告)

【杰裘】Dangerous.(车+ooc警告)
  
     
大嘎好,我来交党费了。
对不起我真的很短小!求轻打!
链接走评论!
  
    
*肝车质量低下慎入
* 私设一堆慎入
*暴躁老哥慎入
*ABO设定
开膛手绅士A(玫瑰)x血腥囚徒O(铁锈)    
ooc慎入

就不重复tag了。
这是图片版,防石墨。
评论有微博链接,仍然图片预警。

【佣杰】缠斗(剧情+R18+ABO/双A)

   
   
    
评论有惊喜。
  
大嘎好,我来交党费了!
真的不会开车,请多海涵´⌒`
  
*ooc慎入
*私设一堆慎入
*Deadline爆肝
*ABO世界观
【高亮】
佣杰双A设定
佣杰双A设定
佣杰双A设定
不喜勿入!!!
  
  
    
  
玫瑰?
  
奈布·萨贝达——英勇的前雇佣兵,正惊疑嫌恶地瞪着那个来自英国的血腥绅士。
  
——该死的英国佬,越界来求生者的长桌做什么……卖着虚伪的皮囊骚扰柔弱的女士,不愧是所谓的“绅士做派”。
  
远处不曾摘下面具的“神秘人”,正谦卑地半弓着腰——或许用雇佣兵先生的话来说——“腆着一副惺惺作态样子”向机械师特蕾西·列兹尼克小姐询问着什么。
   
空气里的花香越来越浓,深深威胁着这个唯一在场的Alpha,奈布·萨贝达皱起眉,克制自己好胜的第二性别本能。
   
——搔首弄姿的孔雀精。
  
没什么多余知识储备的年轻佣兵,只能将这弥漫在空气中的玫瑰香,与动物园开屏的雄性孔雀相提并论,殊不知在其他Omega小姐们的眼里,他那自以为深藏不露、却人尽皆闻的薄荷味信息素,就如同与孔雀绅士争奇斗艳的另一只交配期孔雀。
  
杰克先生当然也感受到了这位浑身上下透露着“莽撞粗鄙”的“乡里人”的敌意,他不动声色地用信息素压制那令人厌恶的刺激又冰凉的味道,一边秉持着绅士风度等待特蕾西小姐的回复。
  
幸而特蕾西小姐是个认真严谨的Beta,免受这场荒唐战斗的影响,她抬起头看着这位修长的男士,用一种近乎不可否决的语气,下达了最后的通牒:
“我敢肯定奈布有修复您武器的材料——或许是他什么时候在战场上捡到的,您不妨找他借用。”
  
末了又波澜不惊地添上一句:
“他就在那儿呢,先生——我帮您叫他过来。”
  
雇佣兵正奋力与玫瑰抗争,没想到当事人竟有事找他——最好是让我知道他处于什么麻烦,这样我就彻底畅快了。正义自居的萨贝达先生难得如此恶毒地想着。
  
“哈……爪子坏了?”
  
杰克难得沉默片刻,看着了解过前因后果的乡下人不分场合地公然大笑,以一种带着威胁的语气出声发问:“有什么可笑的吗,萨贝达先生。”
  
“什么也没有。”
  
奈布·萨贝达挑着眉,百年一见地狡黠一笑,伸出一只手,在比他高十几公分的英国人面前比划。
  
“十位数?”英国人显然不屑于这种贪心的小伎俩——这笔钱足够这个穷士兵过完这辈子下辈子了。
  
“不,是赌一场游戏的胜利。——当然,公平起见,我不与任何人联合,独自破译两台密码机并找到地窖,而你,就用这个不灵活的爪子参与比赛。最终奖惩就是,你赢了,武器材料无限供应,反之,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  
或许是因为还有小姐在场,杰克没有当即转身离开,佣兵头脑里的构造有够简单,如此无聊又浪费时间的提议,实在没什么存在的必要。
  
“萨贝达,我不会——”
  
“还是说,你是怕了,懦弱的伦敦狗?亦或者,你们英国佬都是这种傲慢得脸面朝天,只懂得支使人做事的所谓‘上等渣滓’?”
  
“奈布·萨贝达,我劝你最好闭嘴。”
   
“绅士先生,不得不说,你真是个假惺惺得令人作呕的瓢虫,竟然妄想欺骗女士来获得目的——”
  
破空声凭空袭来,尖锐的金属贴着雇佣兵细长的脖子留下两道划痕。
  
“我同意了,萨贝达先生。”
  
 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
   
——根本不必刻意去找,那个气焰嚣张的年轻人总不知道收敛自己的信息素。
   
杰克掏出手帕擦了擦金属利刃,不紧不慢地哼着小调,朝那个暴露位置的密码机走去。
  
雇佣兵磕磕绊绊地敲打着那台快要报废的电机,一知半懂迷茫朦胧的状态实在不太适合他这种一针见血的粗暴方式,他甚至好几次触动了电火花。不多时,奈布便大汗淋漓,而与此同时同时,黏腻粘附在身上的连帽衫下,心跳越来越快,随着红光一闪而过,雇佣兵几乎是在瞬间便做出判断以及应对的准备。
  
——来了?
  
良好的军人素养让他轻巧避开了比平时迟钝许多的利爪,敏捷而迅速,犹如潜伏的猎豹。末了甚至还故意在对手面前晃上两圈,挑衅杰克所剩无几的理智。
  
红白相间的兜帽衫分外显眼,但他的敌人先生的苦恼却也在于此——即使如此不懂遮掩的走位,他竟也完全拿捏不准佣兵的行踪。杰克一边耐着性子追着脚印,一边将自己隐匿在大雾弥漫的医院周围。
  
奈布千辛万苦排除万难修好两台电机之后,杰克的红光又出现在了附近。奈布刻意撑着窗台,弄出巨大声响,吸引那位血腥绅士,而效果也十分显著,心跳声不出所料的加快,当金色的衣角出现在窗前的时候,雇佣兵狂妄地笑了:“我赢了。”
  
“为时过早,萨贝达先生——你还没找到地窖。”
  
杰克冷漠嘲讽的声音响起,并趁着这位雇佣兵得意忘形的时候给了他一记重击。
   
空气里充满了血腥味和愈发浓烈的薄荷味,杰克差点儿被另一位Alpha的信息素味道扰乱了心神;奈布也不好受,皮肤被利刃深深划破——他从未想过竟在最后关头受伤。
  
情况似乎变得不再那么不可逆转了,奈布尽力朝着迷雾奔跑,试图让头顶盘旋的乌鸦不被发现。
  
杰克此时心情正好,又露出那副坦率佣兵所厌恶的傲慢虚伪的模样,而这位英国人却毫不在意他的敌人越来越猛烈的敌意,甚至轻声哼起了小调。
   
“我劝你最好投降,奈布。”杰克愉快得甚至叫出了对方的名字,而不是姓氏冠以先生这样生疏的称呼,很显然,奈布·萨贝达最后的犯蠢成功取悦了他——他已经开始想象雇佣兵被送回庄园的狼狈模样了。
   
乌鸦悲哀的咏叹调为沉闷的钟声奏响和旋,心跳速度逐渐舒缓,奈布草率地包扎了受伤的肩膀,踉踉跄跄地奔走,迷雾更加浓稠,几乎使他辨不清楚方向。
 
钟声还在嗡鸣,这场游戏却要结束了。
  
心跳再一次加剧的时候,他靠在废墟里的残垣上,仰着头无可奈何地对只隐隐显出轮廓的杰克开口:“你赢了,虚伪绅士。”
  
杰克抬手挥动已经快要彻底归为废铁的利爪,朝着略显虚弱却仍精神的雇佣兵使出最后一击,随着刀刃脱离指尖、碰撞地板的清脆声,雇佣兵像子弹一样弹射出去,撞在另一处废墟中。
   
杰克惋惜地看了一眼彻底脱落的利刃,朝着倒在一边的奈布走去。
  
地窖却在这时候映入眼帘。
  
佣兵拍拍双手从泥灰中爬起来,带上胜
利者的笑容,故作滑稽地学着监管者平日的模样,朝着他鞠了一躬。
   
“不好意思,我还没有认输的打算,杰克。”
     
两人上方的乌鸦发出一声厉叫,钟与哀鸣的曲调这才进入高潮。